6.  深刻

 

「仔細聆聽自然的聲音,他帶給你的是無限的一切。」

 

 

一早,艾爾梅瑞先是生火,然後叫醒其他人,因為,這天的黑霧比昨天的更是濃厚,堤妲窩在羅蘭的懷裏睡著了,聽見艾爾梅瑞的聲音才揉著惺忪的雙眼起床。

「唔……發生什麼事了……」堤妲看著著急不已的艾爾梅瑞,小聲咕噥的問道。

「你看空氣中這些詭異的黑暗屬性!」堤妲才一睜眼,就覺得今天特別的詭異。

「嗯……這我可以解決,不過,你們還沒回答我,要不要讓我加入。」堤妲站起身來,看著艾爾梅瑞和才剛從帳棚裏出來的雷瑟,羅蘭則是睜大雙眼看向雷瑟,看他怎麼決定。

 

「教皇大人說這一路的黑暗屬性危險度我們聖騎士弄不來,還要麻煩您跟隨我們了。」雷瑟對於堤妲有一番的敬仰,而且自信的認為他可能為他帶來格里西亞之死的一線生機。

聽到此回答的堤妲,開心的轉身抱住羅蘭「這樣啊,太好了!」羅蘭沒有給予任何回應跟表情,只是像方才一樣擺著一副呆愣愣的樣子。

 

「所以……你要解決了嗎?」艾爾梅瑞擔心的望向堤妲,堤妲笑了下,開始將雙手聚集空氣中多餘的黑暗屬性,這一刻風變的頗大,樹也跟著搖晃,三人只見堤妲手上的凝聚霧更是碩大,加上一些若隱若現的雷電。

 

不敢自信女孩有如此龐大的力量,三人的眼睛沒有一刻離開過,當堤妲停止凝聚,那些屬性都在空氣中爆炸,讓現場全部的人被震到後退幾步,才一下子、森林裡的黑暗屬性少了許多,甚至感受不到。

 

「這……太厲害了……」嚇得目瞪口呆的羅蘭站起身子,持續的盯著堤妲看。

「不會啦,羅蘭!可知道我的厲害了吧!」堤妲開心的笑了出來,然後撲向羅蘭。

「……他也太熱情了吧。」艾爾梅瑞看著雷瑟,一臉疑惑的說,雷瑟只是點了頭,沒有給予任何回應,看著堤妲,莫名的有一股傷感,他想念格里西亞。

 

「好啦你們這些人,吃完東西給我趕快上路吧,真是的,到時候尼奧又在那裏囉嗦。」教皇拿著串燒香菇一邊氣憤的說道,猛力的咬香菇,看到這個畫面的艾爾梅瑞汗顏的看著教皇。

「既然解決了,你們也趕快吃吧。」把香菇串塞到每個人的手中,艾爾梅歲笑笑的看著大家,沒有人多說什麼,趕緊把手上的香菇給吃完之後,整裝出發。

 

「奇怪,屬性氣息又變濃厚了。」雷瑟在把馬從草叢中牽出之中這樣說道,教皇也覺得不尋常,默默的把視線瞄到堤妲身上。

「怎麼會!應該消失的啊!」又再次聚集一次屬性,颳起強風讓馬匹不斷吼叫,使用完之後屬性又消失在森林中。

「黑暗屬性凝聚的速度好快。」羅蘭邊說道,邊坐上馬匹,接著眾人也坐上馬兒,則堤妲坐在羅蘭的馬上,坐在後頭的他輕輕的用他白皙的臉蛋蹭蹭羅蘭的背。

 

教皇默默的把頭轉過來,並和雷瑟並排,靠近雷瑟小聲的說「他是不是喜歡羅蘭啊?」竊竊私語的放低嗓音,雷瑟一聽見教皇在與自己對話就嚇了跳,他方才恍神的心也被教皇嚇得無影無蹤了。

 

「大人怎麼這麼說?」雷瑟看著堤妲跟羅蘭的背影,就有點類似常常為了格里西亞和羅蘭吃醋之類的場景,教皇聽的不厭,兩個人曬恩愛曬成這樣雷瑟還問什麼!

教皇惱怒的低聲說:「他們這樣尋常嗎!」雷瑟一注意看才發現堤妲正在蹭著羅蘭,不過羅蘭好像沒有任何一絲的反應,看起來應該是沒輒或者是不想理會吧。

 

「是不太尋常……大人。」嘆了口氣,踽踽的看著堤妲的身影,總讓自己傷心痛苦,對於無法當時保護格里西亞的心態一直都存在,他認為自己如果早一點來找格里西亞,他的死就可以不用這麼不明不白了,他的白長髮隨著馬蹄腳步飄逸晃動,在蓊蓊鬱鬱的森林裡,那一抹背影就像此場景中的主角,蒼肅的感覺,帶著一份憂傷。

 

一個分心讓表情露出匪夷所思的樣子,讓旁人覺得雷瑟在思考什麼,為何擺出這種嚴肅的表情呢。

 

「審判,你在想什麼啊?」一旁的教皇忍不住問了下,雷瑟這才回神,看著教皇一臉擔心的樣子就輕輕的搖了下頭表示自己沒事。

領在前頭的羅蘭專心的駕著馬,後面的堤妲開口說:「羅蘭你有喜歡的人嗎?」抱著一絲期待的堤妲鼓起勇氣問著。

「……有。」淡淡的給予回覆。

聞言,聽見自己不滿意的答案不禁噘起嘴巴,稚氣的繼續詢問「他長什麼樣子?相信羅蘭喜歡的人一定很美。」多麼傲殺的語氣,他歧視著所謂的“對手”。

「……這個嗎,金色的長髮,藍色的眼睛,仁慈的心,笑起來會讓人很窩心。」羅蘭用著細小的聲音說著,讓堤妲不禁又好奇了起來「他在哪裡?」羅蘭沒有打算回答他,不過此刻,黑暗屬性又再次的凝聚空氣中瀰漫著黑霧,讓人覺得不舒服,視線變的有些模糊。

 

「羅蘭別動,我小幅度的清除。」堤妲發現不對勁,趕緊開始聚集屬性,排除掉多餘的黑暗屬性,使用過後,空氣中的黑霧變少了,但還是混濁,忽然、草叢間竄出了一個人駕著馬,衝了過來。

 

羅蘭趕緊把馬兒煞住,努力在黑霧中一看才發現是尼奧,他氣喘吁吁,好像是剛才從惡夢中醒來的樣子「羅蘭!跟在我這邊的聖騎士全消失了!」他的一大叫讓後頭的教皇也聽見,教皇迅速的駕著馬跑了過來。

「你說什麼?」如此一個消息,遠處聽見的雷瑟以為自己聽錯了,也趕緊前來尼奧附近聆聽情況。

 

「剛才早上我醒來,帳棚裏頭的聖騎士全消失,而且帳棚外有多到爆的黑暗屬性,接著一個狂風把屬性全捲走了。」尼奧蹙著眉頭,握緊雙拳「……如果是捲走的話,是這位孩子幫我們的。」教皇把手指到羅蘭身後,如果不仔細看好像沒有存在人似的,尼奧往旁邊一看,看見一名白髮的女子,堤妲抬頭,也看著尼奧。

 

「他、他誰啊?長得好像格里西亞。」看著堤妲的面容,不禁聯想到宛如天使的格里西亞,教皇這才開口「他是堤妲,他擅長操控黑暗屬……」教皇還沒說完堤妲就插嘴詢問尼奧問題「請問帥哥!你、你說的格里西亞是?」尼奧不懂堤妲為什麼那麼好奇,不多想就回答「他是我的學生,不過已經死了。」尼奧說道此句語氣就變得極為凝重,因為他自己也為格里西亞的死無法緬懷。

 

「……不好意思。」知道自己觸到別人心中的傷口,就默默的把頭給縮回去,教皇甩了甩頭,現在急著的是聖騎士好嗎!

「他掌控空氣裏所有的黑暗屬性,並把他排除,難道聖騎士長們也感染上傳染病了嗎?」教皇搔搔自己的面頰,小聲咬牙「怎麼辦啊……」

 

雷瑟見教皇的困擾,就開口替大家詢問堤妲「你知道這是什麼情況嗎?」堤妲想了下,便開口「先前屬性變稀少的原因應該是有所謂的”替代品”被活捉去當水晶了,我在渾沌神殿看過,水晶會有使用時效,大概在一周內黑暗屬性都會被水晶吸收,但當水晶的時效過了、滿了,他就會停止吸收,就像滿了的瓶子無法在裝任何東西一樣。」

聞言,雷瑟摸著下頦「難道真的是渾沌神殿搞得鬼嗎……對了、你剛剛說你在渾沌神殿看過,你不是說你和他們沒有關係嗎?」突然發覺它的句子裏別有蹊翹,就這麼問了。

 

「老實說吧,我的身分是渾沌神殿的公主,我是逃出來的,我恨透那裡的制度,尤其是那個沉默之鷹!」說完,堤妲雙手抱胸,把頭給撇過去。

「……那你知道如何處理和找到失蹤的騎士長們?」羅蘭默默的參了一句「處理的話,可能就一直吸收吧,像我之前那樣適時凝聚,至於他有什麼副做用我不清楚,不過失蹤的應該是找不回來了,那就是世界黑暗過量的一種犧牲品吧。」教皇聽見消息只是嘆氣搖頭,神殿在這麼繼續下去會毀的……十二聖騎士只剩下三個,這成何體統。

 

「不過,依我看,因為他們的消失所以黑暗屬性這幾天又會變得薄弱,你們可以先好好休息,然後等到休息足夠之後,在去渾沌神殿找沉默之鷹吧。」堤妲這樣說,撥了下自己秀麗的長髮。

「如果這樣的話,審判,你先幫忙去找一個地方讓大家休息吧,我先去森林裡頭狩獵一些肉來。」艾爾梅瑞微笑說道,見眾人都點頭了,才駕馬離去。

 

到了選定的營地之後第一個喊累得又是教皇老人家,羅蘭才開口說到重點「我們才剛出發就停下來扎營真的不要緊嗎?」不安的眼神讓尼奧把眼神轉移到堤妲身上,「先把自己的身體都顧好吧,確保安養好之後在去渾沌神殿不是很好?我相信沉默之鷹他不是這麼容易就放我們走的,尤其我還告訴你們這麼多。」堤妲走到河邊,開始盥洗。

 

「……希望這個世界不會發生什麼事。」尼奧呢喃說道,看著雷瑟生火的動作,發呆了一下,雷瑟把火給生好後,去幫忙教皇搭帳篷,看著有些混濁的天空。

 

格里西亞在自己的面前揮了揮,然後目光就這麼的被他吸引,他笑了下。

「雷瑟,你看這片星空多美。」夜晚涼風輕撫面頰,微風徐徐的把格里西亞的秀髮飄逸在星空之下,美麗動人。

「是,非常美。」他微微側著身,藍色的水眸在黑夜的映襯下更為美麗,輕輕的勾起一個微笑也極為吸引人,他把束在後頭的髮飾給拆了,風將他柔順的髮絲吹亂了,他的仁慈雙眼瞇瞇的,露出一股憂傷的笑容,雷瑟看的目不轉睛,但看見他的表情,此刻的快樂也屏息了。

「雷瑟,如果當我不會說話的時候,你千萬別忘記我,我願當個勿忘草,因為我想要在風中搖曳。」他的笑容依舊掛著,一陣淡淡的哀愁瀰漫在空氣之中。

勿忘草的花語──不要忘記我。

 

「這一切都脫節了,自從你離開之後,世界變得兇殘、而且不真實,是不是你的仁慈離開了,所以使世界變的殘暴呢。」雷瑟凝望著天空,在看著星空的時候,沒有一絲塵囂。

 

「羅蘭,艾爾梅瑞他回來了!」一手拉住羅蘭,另手指著森林一處,羅蘭只是對堤妲笑了下,他怕看見堤妲會讓自己痛苦。

 

大夥們都忙著煮飯和洗衣,尼奧則在一旁看著大家忙著,堤妲剛盥洗完後走到羅蘭耳畔輕喃「羅蘭,你知道嗎?」聽見問句,羅蘭歪了頭,讓對方知道自己不知道。

「我活了一千年了。」羅蘭先是嚇了一跳接著跌坐在地板,堤妲不禁啞然失笑,看著跌坐在地上的羅蘭,「我說真的。」

「你怎麼……」堤妲笑著回答「因為我是幫你們吸收屬性的人,當我還沒孕育下一代就不會死亡。」堤妲拉起羅蘭,羅蘭恍然大悟,點頭。

 

堤妲坐在一旁的岩石上,看著羅蘭忙碌的背影,他知道,羅蘭喜歡的並不是自己,而是名為太陽騎士長的格里西亞,他聽過他的消息,因為他是所謂的“完人”。

 

他總覺得羅蘭的雙眼不是關注著他,覺得自己不是那麼被重視,起身走向雷瑟,堤妲想,雷瑟跟羅蘭似乎不錯,應該知道什麼事情之類的,好讓自己更能了解羅蘭。

「你好,你是……雷瑟對吧?」堤妲看著仰頭看星空的雷瑟,輕點他的肩膀呼叫對方。

「嗯……呃、是的。」堤妲笑了下,「能請問格里西亞‧太陽的死亡原因嗎?」如果這麼一問,就可以知道為什麼羅蘭這麼的憂傷,上次談論到吸收屬性容器的時候,羅蘭的反應。

「……其實我們這次出城,一個原因是調查黑暗屬性的根源、一個原因是我和羅蘭一同要去調查格里西亞死亡的原因。」雷瑟看向前方,語氣稍些變為凝重。

「這樣啊,如果是找死亡原因我可以幫忙噢。」「?」堤妲轉頭對雷瑟微笑,如果、他找到格里西亞的死因,並且把情報給羅蘭,羅蘭或許就可以緬懷。

 

這是他對羅蘭心意,也是靠近對方的進一步發展。

arrow
arrow

    lan (沁洌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