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.  認識

 

「信念是單純的,我呢,也是單純的。」

 

 

在前往渾沌神殿的路上、神殿分成兩隊行動,教皇帶領著雷瑟、羅蘭、艾爾梅瑞,三人,而其他聖騎士長們都跟著尼奧和艾崔斯特。

 

一路就直奔到鄰近渾沌神殿的森林,森林裏頭瀰漫著黑暗的霧氣,天空出現異常的黑色,和從前那片藍天差異頗大,連續三天的趕路,教皇停下馬匹,轉頭說道:「先休息吧。」對於路上一個不死生物都沒有這點讓大家相當好奇,黑暗屬性如此的濃厚,卻沒有出現不死生物。

「好的,各位請停下。」聽到命令的雷瑟也跟著後頭的兩位說著,他們將馬牽至草叢舒適之地,便開始在此地生火、搭帳。

「我先去幫忙洗衣服,你們把髒衣服脫下來給我吧!」艾爾梅瑞對著大家說道,聞言,各位脫下自己的的外袍,摺好遞給艾爾梅瑞。

「這天氣還真奇怪,真不習慣。」教皇坐在一旁的石頭上說,一邊幫忙把食物串在樹枝上。

「非常不尋常,教皇大人。」雷色把火生好後,教皇把樹枝插到土裏,靠近火源。

 

看到集合地點的火源燒旺了,正在一旁縹碧小溪附近抓魚的羅蘭覺得大家差不多準備好了,兩手抓著魚起身準備離開,卻在離開時餘光瞄見一抹人影,白色的長髮在幽暗的樹林禮格外明顯,那身影貌似格里西亞,羅蘭不顧魚了,將魚放回小溪中,跟上那抹人影。

 

帶著遲疑的心態跟著那人,他似乎警覺非常低,亦或者是羅蘭的腳步輕盈,他始終沒有轉過頭來,羅蘭也跟著他跑到了森林深處。

「喂,我說,你要跟我跟到什麼時候?」開口後是一名擁有溫柔嗓音的女性,看來他不是警覺低,而是正在觀察。

 

一時不知怎麼回應的羅蘭看了下四周,並答道:「覺得你眼熟。」

女孩轉過頭來,看著羅蘭。

「眼熟?」那人擁有潔白的白色長髮,在黑霧裏顯得更是美麗,藍色的雙眸、深邃的就像深不可測海洋,讓人陷入其中。

 

一個瞬間覺得是格里西亞──

 

「是,很眼熟。」女孩看羅蘭一副鎮定的樣子,就放下心中的膽怯,走近羅蘭。

「哈哈,認錯人了吧?」當他走近,羅蘭可以發覺他身上那濃厚的黑暗屬性,而這女孩的黑暗屬性多的嚇人,卻沒有被黑暗屬性控制,白髮也沒有受到屬性而污染。

「看起來是這麼一回事。」羅蘭默默的看著女孩的動作,女孩一下子就退開了「你不覺得這種氣氛很討厭嗎?真是的。」女孩不滿的看著四周的霧氣,用一手試圖揮掉身旁的黑霧。

 

不知為何,這動作讓羅蘭覺得異常的可愛,不禁啞然失笑。

「你、你笑什麼啦!」女孩氣的頭髮都亂了,羅蘭又恢復以往的表情「沒什麼。」

「沒什麼我就走啦!別再跟著我了!」女孩一個轉身,一句話之後就走掉了。

 

明知道他並不是格里西亞,但他的身影還殘留在心裡,說真的也不是動心,就真的只是想念。

 

想到還要集合這件事情,就趕緊轉身回到營地,不過正要轉身時,那熟悉的聲音就在不遠處大叫了一聲。

「啊──」

一聽見是方才那女孩,羅蘭直往著聲音的方向尋找著女孩。

這一見才知道女孩被掛在懸崖邊。

「你……」羅蘭一臉詫異,伸手拉女孩上來。

他急著眼淚就這麼掉下來,緊抓著羅蘭的手喊道「快點……」

羅蘭大力一拉,將女孩從崖邊救了上來「你沒事吧?」看著氣喘吁吁的女孩,羅蘭不禁關心對方,如果自己在晚一點來他可能要掉下去了。聞言,女孩聽見羅蘭的關心後撲向他的懷裡哭泣。

「謝謝你……嗚。」啜泣哽咽的聲音說道,羅蘭只是一臉茫然的看著女孩,對於他這樣的舉動有點嚇著,不過馬上就進入狀況,摸摸女孩白色的長髮。

「你先跟我回我夥伴那吧,免得你等等又遭遇到危險了。」羅蘭站起身,也把女孩一把拉起來,輕聲的問候喃道。

「嗯……我叫做赫卡忒‧堤妲。」

「堤妲嗎……我叫羅蘭。」

 

兩人邊對話邊走回營地,看見羅蘭回來的教皇笑笑的招呼他過來坐下,對於帶一個女孩子他倒是置之度外,而雷瑟看見那女孩只是露出愕然的表情。

 

「……他是?」在一旁也愣住的艾爾梅瑞問道,羅蘭趕緊開口解釋「他是赫卡忒‧堤妲,剛才在森林裏頭遇到的,他只有一人,又是女孩,害怕他出什麼意外我就把他帶過來了。」三人只見堤妲抓緊著羅蘭的衣裳,淚眼汪汪。

「這樣啊,那你趕快來吃魚吧。」艾爾梅瑞熱情招呼堤妲過去用餐,羅蘭拍拍他的肩膀,堤妲就走了過去,吃著雷瑟方才獵來的肉。

 

這麼一位女子,深深的吸引了雷瑟的好奇心,他長的就像格里西亞,白皙的皮膚、藍色的雙眸,只差髮色的差異,不過白色在他身上也顯的美麗,雷瑟浸潤在觀察堤妲的世界。

 

「哎呀我好想睡啊!」教皇伸一個懶腰,沒有多說什麼就走去帳篷內休息,半晌,堤妲才開口問道:「你們要去哪?」

聽到問題的雷瑟,望像艾爾梅瑞和羅蘭,因為他實在覺得、堤妲的詭異,不管是他身上的屬性氣息,還是他唐突冒出在幽暗森林。

 

「我們是光明神殿的十二聖騎士,出城尋找黑暗屬性暴增的來源。」艾爾梅瑞先回答了堤妲的問題,然後給他一個燦懶的笑容。

「這樣啊,黑暗屬性嗎?我倒是可以幫忙噢!」堤妲笑了起來,勾起一個美麗又甜美的微笑。

「幫我們?」羅蘭訝然的看著堤妲,他的一切生世都不曉得,忍不住好奇心。

「嗯,我本身算是黑暗屬性的容器,如果你們要尋找起點,我可以幫忙。」他開心吃著肉,邊和其他三人這樣說。

「……你是渾沌神殿的?」雷瑟擔心的蹙緊眉頭「不是,我才跟他們不同。」說道渾沌神殿堤妲的眉頭也皺了起來,似乎極度討厭他們似的。

「那不然你來自哪呢?我們都很想知道。」艾爾梅瑞笑著對堤妲說。

「這個嗎,不能說。」堤妲揚起傲殺的笑容,異常的詭異。

「……先不管這個了,你說能夠幫我們,是怎樣的幫忙?」雷瑟直接切入光明神殿出動的原因、也就是調查黑暗屬性,也是尋找希歐和格里西亞死因。

「我知道如何阻止這場風波的結束。」眾人聽到重點,立刻緊張了起來,更安靜的聆聽。

「不過你沒得先讓我加入你們在說。而且、這個辦法會犧牲大量的人類,你們確定?」一臉不在乎的堤妲,看著眾人臉上不安的面孔。

 

「犧牲人類?你說消滅黑暗這股黑暗屬性需要這麼做?」為了避免沒有聽錯,艾爾梅瑞重新提出問題「答對,如果沒有犧牲,這場風波會一直到你我都死亡,而且我看、時間還蠻近的噢。」他又笑了出來。

 

聞言,三人的眉頭都沒有鬆開過,在緊張的時刻,堤妲伸了個懶腰「我要先去休息了……你們明天在告訴我要不要讓我加入吧!晚安。」笑了下後就走進偌大的帳棚之中。

 

「這是怎麼一回事。」雷瑟不禁扶額,他不清楚堤妲說的到底是正確還是錯誤,不過聽起來解決這一個問題需要花耗長久的時間和體力,還有令人絕望的、犧牲大量的無辜百姓。

「所以我們要讓他加入嗎?還是明天跟教皇大人討論一下?」羅蘭看向兩人「就這麼做吧。」雷瑟也走進帳篷,艾爾梅瑞拿了件毯子給羅蘭「魔獄,晚上守夜的時候別著涼了,這給你吧。」說完對著羅蘭笑著,羅蘭接過毯子,趕緊道謝「謝謝你,快去休息吧。」艾爾梅瑞沒多久也進帳篷休息了。

 

一個輕盈的腳步聲在羅蘭背後想起,轉過頭來是女孩堤妲。

「你守夜?」他溫柔的聲音問道,接著坐在羅蘭旁邊「是的,你不是去睡了嗎?」

「睡不著,就想出來找你。」堤妲掩嘴笑著,玩著自己秀麗的長白髮。

 

「一個沒來由的愛情就像雛菊,深埋心底的愛,你不懂他行走的軌跡,而哈姆雷特愛著歐菲莉亞,但、他一心只想著替父親報仇,寧可選擇裝瘋賣傻,表面裝做不愛著歐菲莉亞了,他的愛就深藏在心裡。如果一個人,他為了計畫而行,請別忘了他背後的意義,行屍走肉。」格里西亞坐在椅上,和羅蘭對視,用著扁梳梳著自己因陽光照要而貌似閃爍的長髮。

 

雛菊的花語──深埋心底的愛。

一不小心就恍神了,這才發現一旁的堤妲一直叫著自己的名字。

「羅蘭,你是第一個願意跟我好好說話的人,你脾氣真好。」堤妲對著羅蘭開心笑著,羅蘭看見這笑顏,不禁想到格里西亞對自己綻放笑容的臉龐,他可能再也走不出去沒有格里西亞的世界。

 

「……你是個不錯的人。」羅蘭也苦笑回答著對方,心裡的疼痛讓顏面不禁痛苦了起來,自己已經停止心痛的心不斷的跳痛,想起令自己苦澀的回憶,但那也是最美麗的、不可或缺。

 

「羅蘭你怎麼了?」堤妲看見羅蘭的面容,不禁緊張了起來,雙手扶著羅蘭。

「沒事,別擔心。」一會兒羅蘭恢復以往如一的面容,堤妲才放開扶著羅蘭的雙手「羅蘭、不忍說,我是渾沌神殿的公主,可是受夠他們的管制,我才逃出來的,我擁有極大的黑暗屬性之力、也可以掌管這個力量。」喃喃說道。

「那為什麼無法自己一人扛起……收回黑暗屬性的任務呢……」羅蘭的眼神帶著空洞,有氣無力的說著,堤妲發覺羅蘭的眼眶泛淚,才停止繼續談論話題,他纖細的雙手抱住羅蘭,將頭埋進對方的胸膛「抱歉……是不是讓你想到什麼不悅的事情了……」語畢,羅蘭一動也不動,堤妲越抱越緊,始終不放開。

 

這一夜、羅蘭空洞的心靈被回憶傷的遍體麟傷,他想起他最愛的人,也對於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嘆息。

 

「格里西亞,你究竟想做什麼……」雷瑟看著帳棚外的星空,這樣的說道。

arrow
arrow

    lan (沁洌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