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

 

那年春天,所有花朵盛開時、葉芽城最美麗的花謝了。

 

花香撲鼻、這年的春天花開的美麗妖艷,濃濃的花香讓路上的百姓們幸福洋溢,身為太陽騎士長的格里西亞,最喜歡的季節。

 

每個人都知道,太陽騎士長某一個微小嗜好是擺設花朵,在陽光下花朵耀眼的綻放了,手捧著花朵的格里西亞也和花朵一樣亮眼,金黃色的頭髮在太陽的照耀下顯得更加柔順,宛如天使、遙不可及。

 

「太陽沒事幹嘛那麼大啦!」格里西亞不悅的蹙起眉頭,站在雷瑟的辦公室裡幫他擺設杜鵑花盆的位置,雷瑟只是笑了下,並答「如果太陽不大點,你又會一直睡了。」語畢,沒聽見格里西亞的反駁,便好奇抬頭查看對方在做何事。

 

格里西亞凝視著杜鵑花盆,笑了下說道「永遠屬於你。」雷瑟會心一笑。

 

杜鵑花的花語──永遠屬於你。

 

*

 

人們正歡愉的欣賞春天美麗花朵時,誰也沒想到,神殿裡頭竟然傳出太陽騎士長死亡的謠言,不──那不是謠言。

 

格里西亞坐在歐式檜木椅上,雙手美麗的疊合,像是趴在椅背上睡著似的,夕陽微微的從落地窗照射進來,讓這一幕都觸目驚心,也令人欣慰,但卻帶著優雅的美麗。腹部大量的鮮血染紅了神聖的白色騎士服、血滴落炫麗的歐式地毯,藍色的眼眸就這麼閉上了,完全像是睡著的樣子。

 

他死了──

 

身旁沒有任何的兇器,不像他殺、但,如果不是他殺,格里西亞為何會死?他並不是一個不樂觀的人,只是常噘嘴抱怨對神殿的不滿,開朗耀眼的太陽騎士自殺也太過於不真實,大家便排除在外,沒有人對於這件事有任何線索,直到太陽照射到美麗之人身邊桌上的信封,這個懸疑才正式開始。

 

這一切實在太不真實了。

arrow
arrow

    lan (沁洌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