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 .  困惑

 

「在這世界迷失的時候你得到了什麼?是愛、還是機智?」

 

 

羅蘭走回自己的房間,卻看見堤妲站在自己房門口,他不禁皺眉,對於這種自私又貪然欲望的人是最可惡的,加快腳步走上前,說道:「你來找我做什麼?不是忙著要把雷瑟殺死嗎?」羅蘭一氣之下對堤妲什麼語言修飾都沒有。

 

「不!我……我沒有……那個……我是想來跟你說……」堤妲低著頭看著地板,臉上卻帶著笑顏,掩飾自己已經被割傷的心靈。

「我跟你還有什麼可言。」羅蘭將他輕輕的推開,上前把門給打開。

「我!我喜歡你!還有……我答應你的,我會找到真相的。」堤妲一說完,就奔向無盡的長廊之中。

羅蘭愣了許久,看著長廊的盡頭,那抹蒼白的人影拚命的奔跑著,莫名的感到心疼,自己很討厭對方,但是卻感受到堤妲身上散發出的一種哀傷,不過,在怎麼說他已經不是自己的夥伴了,他要殺死雷瑟,這是絕不允許的事情,羅蘭莞爾一笑,打開門走進房間。

 

堤妲不斷的奔跑,最後氣喘吁吁的停在神殿的牆外頭,那裏長滿了刺人的藤蔓,但藤蔓刺痛的程度比不上被愛人憎恨的痛苦,他倚靠在牆上,任由藤蔓刺入皮膚,雙手捧著書本仔細的看著裡頭的每一個步驟。

 

羅蘭望了下四周,空無一人的房間顯得有些孤寂,對於方才堤妲的告白自己置之度外,不怎麼理會,那種浸潤在自己世界,只有濫用權力控管世界的人,在自己眼中是多麼的不起眼。

 

不過堤妲方才提到,說要完成自己的心願,說真的,他沒有執著要讓格里西亞的死很透徹,就像雷瑟剛開始說的,那說不定是格里西亞的計畫之一,他自己釀成的死亡。

 

如果一個人的死都被活人觀察的仔細,那死亡就不會是藝術,就不會顯得很美麗,一個沒有含義的死對羅蘭來說,才是最美麗的。

 

雷瑟走向羅蘭的房間門口,輕輕的抬起手敲起房門。

 

「羅蘭。」雷瑟在門外說道,羅蘭便拋開思想,上前去幫雷瑟開門。

「怎麼了?」羅蘭看著全身穿著黑色長袍的雷瑟,說真的,雷瑟沒有太大的變化,大概只有他長出角跟眼睛不同吧!

 

已經知道事情的羅蘭看見雷瑟不怎麼訝異,雷瑟二話不說,走進房間把門關上。

「堤妲他,為了要找到格里西亞的死亡,擅自去翻找那本《穿越》之書。」雷瑟雙手合十,臉上的表情嚴肅,一刻都沒有變。

「那本書是?」看向雷瑟,他緩緩開口:「那本書有詛咒之力,打開了書本,就必須照著書本內的方法做起,那本書有著如何穿越時空的秘密。」語畢,羅蘭睜大雙眼,沒意料、跟雷瑟設想的差不多,堤妲的這個舉動可以指出,等陽不是暗殺自己的人,是堤妲跟羅蘭其中一人。

 

堤妲為了找到原因,穿越時空,第一個可以攏絡人心,第二個可以暫時欺騙他人,而羅蘭的反應是震驚堤妲的冒險,可能堤妲死了,羅蘭就可以趁機殺死自己,也可能羅蘭就是當天那名要暗殺自己的兇手。

 

雖然這有點說不通,但總覺得暗殺自己的那個人,就會是一直想要尋找的兇手,兇手把雷瑟給殺了也沒錯,因為這樣就可以一直欺騙著大眾,也可以讓世界繼續生存下去,因為只要殺死雷瑟,就可以篡位當上魔王。

 

但堤妲呢?幾年前那起太陽騎士死亡事件眾人都還不認識他,但他又怎麼會知道格里西亞的事情?這兩人的嫌疑最大,必須在深入調查。

 

半晌,羅蘭開口:「他會死?」雷瑟笑了下,點頭示意,羅蘭這才蹙緊眉頭,或許是因為自己要死了,才來告白吧?

 

「我會去阻止他的,但,雷瑟,他要殺你,他為了要奪得那魔王之位!」雷瑟聽見了只是莞爾一笑,嘆道:「我一直都知道他想殺我,不過,他這趟旅程是為了找到我們心愛的西亞死亡的原因,你不為他感到嘆息?」雷瑟站起身子。

 

「無法息心的人終究是個傲慢的傢伙,但不能因為這樣就犧牲自己,我們都還要活下去。」羅蘭的雙眼銳利,瞪著雷瑟。

「格里西亞的死亡你不在意了嗎?你要去阻止他嗎?他已經看了那本書了,羅蘭,他休想活了!」雷瑟往前湊近羅蘭,羅蘭的雙眼沒有一刻是放鬆的,緊盯著雷瑟的一舉一動。

 

「羅蘭,你要活下去。」

 

「活,是每一個人的權利,我會阻止他的,格里西亞的死亡我們自己查就好了!而已,格里西亞說過,他覺得死亡是最美麗的藝術!這樣的方法是在看不起格里西亞嗎?」羅蘭拔出刀,指著雷瑟。

「你懂他?你什麼都不懂,你懂他死的意義嗎?你只不過是他的魁儡!什麼都不是!」雷瑟也將腰間的劍給拔了出來,羅蘭直狠狠的盯著雷瑟,一絲動作也不放過,兩人對峙了許久,羅蘭將身子蹲低,右手扶助刀尖,用飛快的速度往前突擊衝刺,他踏過的地板瞬間裂開,因為猛力的衝擊力而導致裂痕,雷瑟眼明手快,抵擋住羅蘭的攻擊,羅蘭使力的把雷瑟壓下,雷瑟踩踏的那塊地板也出現了碎痕。

 

「誰說我不懂……格里西亞的苦你永遠不懂!我們倆從小就是孤兒,兩個人一起長大,雷瑟!你所說的那套理論真是可笑!自以為是的正義,自以為你什麼都了解……」羅蘭露出猙獰的面貌,大力的砍擊,而雷瑟一個不注意就被羅蘭的刀尖插破了衣服,而刺穿了手臂,鮮血直流,紅色渲染了黑色的衣服。

 

「羅蘭,也許我真的不懂,你所嚐過的孤獨,也許我的眼界沒你開也說不定,但、格里西亞的一切我不准你擅自決……」「擅自決定?你呢?你只會出一張嘴,當初想,如果堤妲暗殺你了,我當下一定會去救你!沒想道你看我們是這樣的心態,雷瑟,我不懂,我們所謂的苦,在這世間還有沒有存活的餘地,但是如果是你,自以為的清高、正義,我相信,沒有任何輾轉的理由!」話還沒說完,羅蘭就用力的對著雷瑟嘶吼,一種莫名的感傷在房內淡淡的飄散,兩人都有說不完的愁,羅蘭太激動了。

 

「自以為的清高嗎……」雷瑟往後跳了一步,把劍收回腰間,開口:「羅蘭,我沒有義務要跟你決鬥,如果你覺得我該死,那就算了,我現在還有任務,我要捍衛世界。」雷瑟右手緊壓著被劃開的傷口,羅蘭看著雷瑟的背影,低沉說道:「你滾吧。」雷瑟並沒有說什麼,只是笑了一聲便離開房間。

 

羅蘭看著那緩緩關起的門,心裡就無法釋懷,雷瑟到底是怎麼看待格里西亞死亡的?自己又是如何想呢?如果秉持著對方死亡之前那樣的話語,是否又是錯誤的呢?

 

把門打開,就衝了出去,方才和雷瑟爭辯耽誤了一點時間,不曉得堤妲跑到哪去了,羅蘭四處的尋找,最後,在花園裡的花圈裡找到已經倒地的堤妲。

 

「堤妲!堤妲!」羅蘭輕搖著對方,他彷彿沉睡,這一片死寂帶給羅蘭極大的壓力。

「他暫停呼吸,跑去上帝那裡了。」一個熟稔的聲音在耳畔響起,黑色的鞋子、黑色的衣服、黑色的頭髮,上面鑲了金色的花紋,顯得非常亮眼。

「……格、格里西亞?」沒錯,自己真的沒看錯,那是格里西亞,絕對沒有錯!

「羅蘭,看到我幹嘛一臉訝異?太久沒見到我,變呆子啦?」那人傲慢的個性依舊沒有變,烏黑的頭髮不曉得為什麼,在自己眼裡就是那麼的耀眼,就像點燃自己內心的太陽,照亮自己心裡的每一個角落。

羅蘭溫柔的勾起微笑,說道:「沒有,太想你了。」格里西亞只是挑下眉,表示聽見了。

「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」羅蘭把堤妲抱到一旁的長椅上,格里西亞回答:「沒有,因為他現在的身分跟我互換了,不過只有一下下而已,我也只是來轉告你這件事情而已。」羅蘭點頭,情不自禁的伸手撫摸對方的髮絲。

「怎麼是黑頭髮的呢……」自己喃喃說道,格里西亞仰頭望著天空。

「今天我的打扮是魔王,卻因為這個女人所以被叫下來了,所以當然是保持著天上所打扮的樣子囉。」他笑了下。

「這樣啊,什麼時候回去?」羅蘭將格里西亞擁入懷中,他咕噥道:「待會兒,女人快下來了。」

「他上去是去做什麼?」羅蘭一直很好奇,格里西亞站起身子,拍拍自己的袍子:「去問上帝怎麼使用穿越術,我得走了,羅蘭,照顧好這個世界,他快滅亡了,活下去。」格里西亞走向草叢之中,身影消失在羅蘭的眼裡,還來不及和對方道別,就這樣走了,依依不捨。

 

接著,堤妲醒了。

 

「……這裡……是?」羅蘭往堤妲那走去,他小聲的開口:「羅蘭……」然後給予一個有氣無力的微笑。

「沒事了吧?」羅蘭將對方扶起,堤妲看著對方點頭,羅蘭便掉頭走回神殿。

「加油。」一句話,堤妲聽了極為難過,不過,羅蘭至少看他了,終於,不用這麼累了。

 

雷瑟早已站在神殿門口,穿著一身練劍衣,輕靠在一旁的石頭上,挑眉不悅道:「你想要走?」羅蘭的眼神和方才不同,轉換成銳利、憎恨,雷瑟將劍從身旁的石階拿起。

「一昧想要逃避的人……有什麼資格活?口口聲聲說自己多可憐,也只不過是幫自己找藉口。」雷瑟將利劍指向羅蘭,羅蘭笑了下,扭了下脖子,回答對方:「少跟我訓話了。」二話不說,將刀子抽出劍鞘,一手扶上刀尖,蹲低身子,和剛剛一樣的攻擊模式。

「無謂的戰爭。」羅蘭輕笑的鄙視對方,這森林的風開始變的不安寧,下一秒,羅蘭往前突擊,但這方向和方才不同,轉換成從右邊開始下手,敏捷的雷瑟趕緊躲開,蹲低身子往對方的腿攻擊,羅蘭的大腿被狠狠的劃了一刀,噴濺出鮮血,無畏疼痛的羅蘭,直往雷瑟猛攻,神速的左右砍擊讓雷瑟無法招架,當他攻擊露出空洞,雷瑟就往羅蘭的肩膀一砍,此刻對方也狠狠的用刀把往上攻擊雷瑟的下頦。

 

劇烈的打擊讓神經麻痺,看著眼前鮮血直流的人,不禁感到一絲哀愁,究竟是什麼原因讓羅蘭這麼拚命的戰鬥?這一生來,羅蘭的痛是不是比大家都還苦……

 

羅蘭趁機往雷瑟的右腳膝蓋砍擊,在跳起從上方進行攻擊,將刀轉成刀背向著雷瑟,羅蘭重重的槌擊,往雷瑟的後頸攻擊。

「我不想要你死。」羅蘭開口,因為穴道關係麻痺的雷瑟無法行走,羅蘭把他架到一旁。

「到底……你的意念……」雷瑟不禁開口,羅蘭只是搖搖頭,說道:「你為了深愛的人,我也一樣,只是人生走過的方式不同,想法也不一樣。」語畢,羅蘭走向森林內部,雷瑟的眼淚也從面頰滑落。

 

如此堅信的意念讓羅蘭的力量變得更是強烈,雷瑟深愛著格里西亞,但羅蘭卻好像比自己還要懂得對方,這一點讓自己不服輸。

「……你真的很厲害呢。」雷瑟看著森林一處,這樣的說道。

 

他到底要捍衛什麼?是比世界更重要的東西?

他心裡怎麼看待格里西亞的死亡的?這點雷瑟也完全不了解,這世界,所謂的真理,是什麼?

 

對於兇手之事,就靠堤妲吧!雷瑟這麼想,而暗殺自己的兇手,應該就是羅蘭了。

 

因為羅蘭身上散發了憎恨,也可能把自己誤以為是無法息心的傢伙吧,但,羅蘭卻不想要自己死,這又是為什麼?

 

台階上坐著許久沒有回神的雷瑟,他正在思索,這一切的源頭。

arrow
arrow

    lan (沁洌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