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.  消失

 

「初衷是什麼?活著又是什麼?」

 

 

羅蘭自己走在神殿長廊,想起格里西亞生前留下的話語。

「羅蘭,想知道桔梗的花語是什麼嗎?」格里西亞手上拿著紫色的小花,羅蘭點頭,他便開口說著「桔梗花語是不變的愛,如果愛一個人,是否可以聽順他的話,做出一些極為誇張的事呢?可真近呢。」說完就自己笑了出來。

 

其實羅蘭不懂,格里西亞每次只要講到花語,語氣就變的極為沉重,像在敘述一個故事,也許這是線索?更為懊惱的事,這種是讓自己心疼,但自己應該是完全無感才是?

 

回憶老是不斷衝撞著他──

 

上次懷疑喬葛是兇手之事,到今天才排除掉他的詭異,正在思考此事的羅蘭被後者點了下肩膀,轉頭望向那人。

「魔獄!快來!」艾爾梅瑞一臉著急的直接拉著羅蘭跑到大廳去,只見雷瑟皺起眉頭和維瓦爾對話,羅蘭見狀,湊上前詢問情況。

「……怎麼了?」羅蘭深怕自己又聽見什麼傷心的事,小聲問道。

雷瑟眉頭沒有鬆開過「喬葛消失了,而且是在他副隊長面前消失的。」

「什、什麼?」一時無法理解狀況的羅蘭,慌張的連自己的劍都掉落地面,劍的一聲巨響讓在場的聖騎士們都把目光轉移到羅蘭和雷瑟身上。

「這是傳染病的死亡方式。」希歐解釋道,他的頭髮零亂,突顯他方才的急迫。

「已經蔓延到神殿裡頭了嗎……」羅蘭不安的眼神讓許多人也跟著畏懼了,維瓦爾開口說道「根據這幾天消失的人數,我想應該沒錯,我們是否也該撤退了,這片大陸已經失去平衡了,找沉默之應討論看看吧?」

「他曾經和我和審判說過,要替補容器人選,吸收多餘的黑暗屬性。」羅蘭答覆。

「……他有說什麼條件之類的嗎?」

「聽他說似乎是他們挑選的。」

 

這一切都像毫無防備的暴風雨一樣朝著神殿來襲。

 

「撤退吧,我們先看渾沌神殿那兒怎麼處裡吧。」雷瑟的眼神帶著疲倦,這幾年、幾個月毫無線索的、又遭受黑暗屬性的侵蝕,讓格里西亞的死更是不明白了。

 

*

「要找人替補?」身穿黑袍的男子從寶座上走了下來,等陽跪在那人面前「是的。」

「對嗎,因為我已經死了。」他笑了出來「反正都是要人死,就指定希歐吧,把他帶來這裡,封印起來,讓他擺著吸收黑暗屬性就好。」等陽聽見主人的命令,便站起身,點頭開始行動。

 

隔天,等陽也展開行動,希歐一早就消失,接著沒有人看見他了。

「這水晶的顏色還真美啊。」黑袍男子撫摸被冰凍在水晶裡頭的希歐「希歐你覺得呢?」

 

希歐消失之後,這世界又回復平衡的原貌。

 

*

 

這一切都宛如一個奇妙的幻境,這片大陸和從前也完全不同,現在存在的只剩人類的恐懼了。不過希歐消失之後,這段時間傳染病沒有擴大,但其他聖騎士長對於希歐的消失,懷疑是等陽作祟。

 

「希歐的消失也許是當作聖人結晶去吸收黑暗屬性了,這是我的看法。」教皇站在會議桌的中央,各個聖騎士長都蹙緊著眉頭「接下來呢?還會有更多人被沉默之鷹這樣搞吧?他完全掌控我們了?」奇克斯一氣之下對教皇這樣喊著,艾爾梅瑞趕緊在一旁撫慰奇克斯。

「算是吧,我們光明神殿,被他給操控了。」教皇面紗下的面容顯得是惆悵,雷瑟一點都不了解,難道真的是沉默之鷹下的手?

 

會不會是他們渾沌神殿早就串通好,把格里西亞、光的屬性容器先暗殺,再一個個清除聖騎士長?但這樣想也不通,光明神殿並沒有虧欠他們什麼,純心的惡作劇?

 

「我就像梔子花,等待著被人憐愛,而我卻要先拋棄我自己,這就是花凋謝時的心情。」格里西亞背對著羅蘭,開口輕喃,這種語氣,就像感嘆。

 

梔子花花語──原地等候你的愛。

 

 

羅蘭相信這一切都非比尋常,不合邏輯。

「格里西亞,永遠不會來臨的明日的約定,在這世界中……有多少個明日的約定無聲無息地消失了呢?」他喃喃的說出,羅蘭沒有仔細的再聆聽教皇和其他人的對話,而是沉淪在自己和格里西亞曾經的世界當中。

 

那天格里西亞為了躲教皇而跑上街,還穿著女裝,拉著羅蘭跑到小時候的秘密基地,微風吹著他的金色長髮,飄逸在空中,白嫩纖細的手緊抓著怕會吹走的帽子。

「啊!好舒服!」突然出了聲,羅蘭看向天空發呆被格里西亞嚇了一跳。

「好懷念以前。」羅蘭看著格里西亞的背影,從小他們曾經許諾過什麼,在這個時候像是被風帶走,感覺空虛、一無所有。

格里西亞緩緩的轉過身子,對著羅蘭微笑,一不小心放開了手,帽子就像樹葉一樣,隨著風吹走了。

「這時間足夠了。」他勾起靦腆的微笑,朝著羅蘭投射。

羅蘭雖然不懂格里西亞的思考思維,不過也會心一笑,他很喜歡這片刻的時光。

 

「魔獄?魔獄──」維瓦爾輕輕拍著不知望著哪的羅蘭,羅蘭這才回神。

「啊?」他愣愣的眨了眼,望著全部的人,維瓦爾才傾身靠過來在羅蘭的耳畔喃道:「教皇問你有什麼意見。」維瓦爾將身體坐正,羅蘭才開口道「沒有意見,教皇大人。」維瓦爾又靠了過來「總之教皇大人說,要開始注意周遭的黑暗屬性,而且他和前大陽騎士長要開始調查希歐失蹤的原因,他們說很有可能是沉默之鷹的計畫。」聽見問題後,羅蘭點頭。

 

*

 

這是一天月夜風高的夜晚,雷瑟看著窗外的皎潔月亮,手上一邊擦拭著太陽神劍,他想念著它的主人。

 

「格里西亞,別跑那麼快。」雷瑟看著格里西亞快步的走在花叢間,格里西亞一回眸,雷瑟悄悄的把手給伸了出去,卻又伸了回來,他不懂,他和格里西亞的距離是什麼,只知道自己遲遲無法牽起他的手,那種距離很遙遠,就像天堂和地獄。

 

一下子就到達格里西亞最喜歡的花園。

 

「雷瑟啊,你最近老是發呆,還有你什麼時候開始看莎士比亞的啊?」他輕輕的傾身看著雷瑟手上的書本「你常常使用那些花語、又常常說到莎士比亞,你不覺得我會好奇?」挑眉,格里西亞卻笑著「好啦雷瑟別生氣。」格里西亞這麼一說,就躺在草地上,看著天空發愣。

秀麗的金髮灑在綠色的草皮上,微閉的眼睛像沉睡的人兒,看著這樣的他,雷瑟也勾起一抹安心的笑容,雷瑟認為這樣的場景,是讓他窩心的。

 

不過這樣的畫面總讓他想到格里西亞離去時,優雅的坐在椅上死去的模樣。

這一切都像他的計畫,他就像個花朵,靜靜的凋謝了。

 

*

 

「審判騎士長,今天我們先出發去渾沌神殿吧,今日的黑暗氣息濃厚,神殿裡頭的感覺你也捉摸到了嗎?」教皇看著雷瑟,今天的早晨充滿著黑霧,一點兒都不尋常。

「去通知其他的聖騎士長,我們出發前往渾沌神殿吧。」一旁的聖騎士聽到雷瑟的命令,立刻答道:「是的!」

 

一早大家便坐上馬匹,離開這空無一人的葉芽城,前往渾沌神殿,尋找黑暗屬性的來源,還有、格里西亞的死亡。

arrow
arrow

    lan (沁洌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