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喧囂華年)

 

※有腐 ※長篇

※更新慢

※使用吾命劇情改編,製作了一個新的世界

        還可以的話就繼續看下去吧  <3

 

 

1.  你不能不知道的事情

 

這是一個充滿人性善惡、擁有美景的大陸,艾奧斯──

鄉村小鎮、市政邊緣,這城是滿滿的是人情味,商店內招呼的大嬸、在陽光下工作的商人。在艾奧斯,分的是所謂善與惡,善那頭的是支配目前艾奧斯最大城市的塞尚德知神,惡則是在人心無防備時深深刻印在他人心頭的渾沌地獄神;大多數住在費德洛(艾奧斯最大的城市)這兒的人民都是信仰塞尚德知神,而渾沌地獄神不會收信徒,它們算是潛在內心的惡魔,能被渾沌地獄神控制的人簡直是一百分之一,但被控制其實也不是那麼不好…大概啦?

 

而我呢,是在羅尚家族裡頭的次子,格里西亞‧羅尚,小時候常聽羅尚先生提起我是從孤兒院裡頭撿來的孩子,畢竟我自己也是知道的,那時候在孤兒院裡頭其實也不差,反而是被羅尚先生領養之後才是我的痛苦啊。

 

「格里西亞!你這又是在做什麼!」眼前這位是我的老師─尼奧,他負責的是將我調教成一名貴族孩子。

「啊?老師對不起!」看來我又讓劍飛出去了。

我抬起頭,用著可憐的眼神望向老師,他則是對我蹙緊眉、咬牙,像是要把我給吃了的表情瞪著我。

「….對不起嘛~」我用著苦苦哀求的語氣,請求我“最親愛"的老師。

「把劍給我撿回來。」他撇開了頭,指著飛到花園內的青銅劍,我趕緊用跑的把劍從泥土堆裡抽出來,又再次站回原位。

「我真拿你這個孩子沒辦法,學了兩年的劍術怎麼還是這麼差勁啊!」老師邊說邊露出一副「連我這麼厲害的老師都拿你沒辦法」的各種鄙視表情。

 

沒辦法,我劍術差了一點嘛。

 

「好啦好啦,今天課就現在結束!在教下去我連我命都不要了。」揉揉自己的太陽穴,我吐著舌頭拉著眼皮,趁著老師閉眼的時候….

「孩子,不要對我做鬼臉。」突然睜開眼。幹!你是怎樣?!怎麼看得到?!

「好啦,下課了,你還站在這裡幹嘛。」我看了老師一眼,就拿起劍放回器材室,轉身一眼也不回就這麼打算走回房間去。在打開門走到長廊的瞬間,我撞到一個東西。

「幹…是誰啊!走路不長眼睛哦!」我瞇著眼,還沒看到眼前的人時就這麼破口大罵。

「是我。」男孩一出聲,我就愣住了。

「哦?!羅蘭噢!你幹嘛擋在這?」我摸摸頭上的腫包,這時真的很想大力的往羅蘭臉上揍,可惜、我一定會輸。

「格里西亞,我要去拿點心你就撞到我了,我不是故意的。」羅蘭露出抱歉的眼神投向我,很好!看起來羅蘭非常有悔意!

啊?你說什麼?是我撞到羅蘭?不不不,是羅蘭自己撞到我的。

「這樣哦….你要拿什麼點心?」我雙眼發亮看著羅蘭,他毫不猶豫的就說出「藍莓派。」此刻我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啊!

「一起去拿吧?」

「好!」

 

 

羅蘭是羅尚先生的大兒子,雖然我是次子,但和羅蘭是一樣的年紀(因為我是領養來的)羅尚先生也只有兩個孩子(我跟羅蘭)而已,而且羅尚先生在幾年前已經過世了,他將我跟羅蘭都交給尼奧老師照顧,羅蘭的劍術高超,自己單槍匹馬就可以把城外那些小屁孩都打個屁滾尿流,所以,我都叫羅蘭幫我出去揍人,而且羅蘭異常的聽我的話。

 

「格里西亞剛剛上完尼奧老師的課嗎?」他邊將手邊的藍莓派推入我的手中,邊喃喃說道。

「嗯對啊!我今天又差點害老師去了黃泉了!」此刻我開心的吃著手中的藍莓派。

「…格里西亞你也真是的。」羅蘭往後仰,躺在綠油油的草地上「不過今天的天氣真好,格里西亞你說是吧?」他突然一聲笑道,聞言,我也趕緊回答他「是不錯,不過我比較喜歡沒有雲。那些雲在上面多礙眼啊。」說真的我不太喜歡有雲的天空,太陽公公都被遮住了。

羅蘭沒有回答我,只是笑笑的把眼睛閉上,享受午後的清風吹拂他的面頰,當我快把藍莓派都吃光時,他突然開口了

「格里西亞,帕格森爺爺等等會來,帶著他的孫子。」

「帕格森爺爺?那是誰?」雖然我跟羅蘭一起長大,但老是不太知道羅蘭怎麼跟一堆很奇怪的人扯上關係,好吧?家務事的確都是他在管。

「帕格森爺爺是父親很好的一位友人,他要帶他的孫子來和尼奧老師學習劍術。」

又是老師?老師到底多紅啦?!「哦,所以我們要去接待他?」我搔額問道。

「嗯,不過只有格里西亞你要去,等等老紊要帶我去巡城內,順便交代皇室家族盧普辛開會通知。」羅蘭站起身子,拍拍身上的小草。

「啊?我自己去啊?!」怎麼叫我去呢!不怕我把他孫子氣死嘛?

「快去換衣服吧。」羅蘭似乎忽略我的問題,就這麼走掉了。

 

 

望著他的身影,默默的想給他從後面灌一拳…噢不,羅蘭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絕對不會那樣做的~

不過說真的也奇怪了,帕格森這個名字有點熟悉,好像是每年蟬連劍術冠軍的那個家族,但也太奇怪了吧,蟬連冠軍還要來學習劍術?!這不可理解! 不管了,反正劍術那些也不甘我的事,之前羅蘭第一次報名參加劍術比賽,結果比賽當天生了場病,被老紊逼迫去帶替羅蘭參加,我才剛上去三秒劍就飛出去差點插死裁判,我這生跟劍無緣,絕對!

 

當時我起了個執念,這世界是多和平,劍還互相對著自己人。

 

對不起,這一切都是我和劍的冤仇。

 

邊想著問題,卻沒發現時間已經快過了。

答答答,就這樣,我想了大概有十分鐘了,手還一樣在扣子那邊,停留。

「少爺,需要我們幫您更衣嗎?」門外的侍女這麼說著,我才恍然清醒「啊?!不用啦!」把頭髮梳一梳,衣服穿一穿,弄的得體一點,就走出門外,往客會室方向前進了。

 

 

當時,人們常說,羅尚家有兩位天使,一枚是擁有極高劍術、棕色頭髮俊美外表的大兒子,一枚是有著燦爛金髮美麗藍眼長相清秀的次子,羅尚家本來就遠在其他家族,但我始終不了解為什麼羅尚先生要把我從孤兒院裡頭領養回來,羅尚家以武術在上,算是江湖上數一數二的高手家族,而我卻連拿劍都拿不好,出去外頭不提到我名字大概也不會有人知道我是羅尚家族的吧,哎唷,沒差啦,反正我本來就不是他們基因生下來的。

 

 

我所高強的是要靠天生內力的“魔法”魔法這類的功擊如果不是本身天生麗質很少可以把它調教成最終型,而聽尼奧老師說,他看見我的第一眼,就知道我是魔法非常厲害的人,不過沒想到我的劍術會如此的爛!這是他對我百思不解的地方。

 

 

我的魔法能力範圍很大,聖光之類的對我來說只是小事,甚至我能使用魔法的量也比他人多上好幾十倍,但我始終不知道,如果是魔法,在費德洛這邊能做什麼,費德洛是以劍為中心的城鎮。

之所以老師幫我安排課程中,多半都是劍術,因為老師想拯救我的劍術,但卻搞的他每天活的像地獄,他巴不得直接讓渾沌地獄神進入他的身體也不願繼續教我劍術吧!

 

 

 

不過,老師,課程表三年只能改一次。

 

 

 

說了這麼多,坐在客會室的我真的快沒耐心了,看著手錶,已經過了十五分鐘有了。

「反正也沒人來,我就…」當我把腳跨上沙發時,突然房門被打開了,嚇的我從沙發上跌落下去。

「這次又是誰嚇我!」我大聲吆喝。

「呃…不好意思。」是個從來都沒聽過的聲音,誰?

「你是….?」因為剛剛的摔倒我有點頭昏了,看不太清楚那人的輪廓。

「我是雷瑟‧帕格森。」他輕盈的聲音讓我給嚇著了,我趕緊晃晃腦袋,坐回沙發上。

「你好!」緊張的伸出手,那男孩感覺不太會交際,這人是蟬連冠軍的人?不太相信。

我握住他的手,順便上下打量他。嗯,很瘦,沒什麼肌肉,臉很娘…。

「請問怎麼了嘛?」雷瑟感覺到我用力過度的手捏緊他的手掌,趕緊問候我。

「噢~沒事啦!請多指教啊!」我放開手,拍拍他的肩膀,他才頓時安心了下來。

「你來找我家那個老師啊?」我看著他說。

「嗯,學習劍術!你叫什麼?」雷瑟好奇的樣子的確很像女…啊不,是的確很可愛。

「我?我叫格里西亞‧羅尚。」看著他微微向我這兒傾斜我就往後退縮。

「格里西亞的劍術也很厲害吧?」

噗!我有沒有聽錯!「呃…是..不怎麼好。」

「這樣啊。」雷瑟笑了起來「格里西亞餓嘛?我這裡有餅乾哦。」他伸出稚嫩的小手,我看見他手上的餅乾“藍莓口味” 「哦!!!我要!!!!」不管他了!抓起來就吃了!

雷瑟笑笑的看著我「你的頭髮好美,跟外面的太陽一樣耀眼。」

 

咦?是誇獎嘛?

 

「真瘩嗎?穴穴啦!」我吃著餅乾口齒不清的回答他,其實他人不壞嗎!誰跟我說劍術高超的人都沒有同理心的啊!哎呀餅乾好好吃。

無意間露出幸福的表情,然後大聲的說起話來「尼咬來找窩們家臭老師嘎?他粉凶啊!超煩瘩!」

「格里西亞,他在你後面。」雷瑟的小手指著我的後面。

「…蛤?」我偷偷瞄向後面,那個熟悉、最害怕的身影…

「格里西亞!!!!!!!!!」

「不要!!!!!!!!對不起!!!!!!!!」

arrow
arrow

    lan (沁洌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